• 友情鏈接
 
工商聯領導 當前位置是:主頁 > 工商聯領導 >

西方國家民眾對自己國家的惡行是什么態度_3

2020-01-03 06:43:35

2019年,新中國成立70周年國慶即將到來,我想起了十一年前2008年國慶節期間,在舉世震驚的汶川大地震過后不久,西藏當雄縣也發生了一場6.6級的地震,當時我作為救災隊伍到達了震中。雖然震級并不高,但是這個地方老百姓的房子都是石頭壘起來的,抗震能力不行,好多房子都出現了裂縫,也有房屋倒塌。當地交通、通信都非常落后,一個震級并不大的地震,好多偏遠的村莊就徹底失去了聯系。沒有公路,依靠人力行走救災效率很低,很難把救災物資送進去,而且大部分偏遠村莊都沒有幾個人,不如把他們接出來到達安全的地方暫時統一安置。我的任務就是帶隊搜索一個藏在大山深處的偏遠村子。我們每個人負重都已經超標,好在有本地牧民提供牦牛駝物資,盡管如此,行進得也異常艱辛。遭受地震破壞的小道通行條件很差,10月的西藏也已經非常冷了,風沙被凜冽的寒風裹挾著往臉上打、往脖子里鉆,4500米的海拔讓每個人都苦不堪言,連本地長大的牦牛都累得口吐白沫。到達村子里,雖然所有房子都遭到了破壞,居然奇跡般的沒有一間屋子倒塌,沒有一個人受傷,只不過倒了一些羊圈、牛圈,死了一些牲畜。村民們并不愿意出山來安置,他們放心不下牛羊,一同進山的鄉干部好說歹說,才同意帶著活著的牲畜一起出來。既然沒有人員傷亡,我們也就放松了很多,在村子里搭起帳篷,和村民們一起住下來。當天傍晚的時候,我就看到了它們,一群渡鴉。災難來臨的時候,渡鴉是最興奮的動物,它們會跑到人類的村莊附近盤旋,尋找尸體以大快朵頤??吹接腥嗽诘教幓顒?,它們就落下來,站在村莊旁邊的山坡上,并沒有放棄吞噬腐肉的希望。這群陰損狡詐的鳥,敏銳的感知到了災難的來臨,在對腐肉無盡貪婪的驅使下聚集到了這里。我的胃突然就是一陣翻騰,仿佛有什么東西緊緊地卡在了胃里,頂得人渾身難受。渡鴉灰黑色的眼睛里泛著毫不掩飾的貪婪與敵意,期待著,渴望著災難更加猛烈,好給它們提供更多更多的腐肉,動物的,人類的,都可以。它們就那樣站在山坡上虎視眈眈,逡巡著,觀察著,等待著。被當做食物的感覺讓人毛骨悚然,這種純黑色的鳥就那么等待著夜幕降臨,等待它們的時間到來,等待尸體的大餐。直面這種最冷漠的敵意讓我即惡心又恐懼,處于日常生活中你絕對不會想到,世界上還有一種東西無時無刻不盼望著你的死亡。我毫不猶豫的與村民們一起挖坑掩埋了牛羊的尸體,一滴血都不能讓這些渡鴉得到。一個藏族小孩用他們那種放牧用的投石鞭,扔出石塊去驅趕渡鴉。湊巧的是今年國慶我又去了一次這個村莊。村莊早已成了廢墟,扶貧異地安置工程為他們在山外面修建了嶄新的、結實的房子,原來那些石頭壘的房子即將慢慢的消失在荒草里面。渡鴉卻還在。它們依舊像亡魂一樣在草原上徘徊,卻已經被這片土地上生活的人,永遠的拋棄了。當時西方世界并不大關心政治的民眾里,有這么一位。莎朗斯通稱:“你知道這是件有趣的事情,……現在發生地震這該是報應?!笨吹竭@些覬覦腐肉的動物,我第一時間想起的就是這個女人,這應該才是它們的本能。它們都無法意識到自己的罪惡,也不會對遭到罪惡蹂躪的人產生任何的負罪感,因為它們只是知道吃腐肉而已。同樣的,西方國家大部分民眾其實也只會在意身邊那些世俗的事情,吃穿住用行,教育醫療就業,即使直接面對自己國家的惡行,也不過要么是毫無廉恥的開脫,要么是無動于衷。你甚至都不能說它們的靈魂是丑惡的,那只是異族的本能。至于我們,只管走出去就行了。

上一篇:為什么醫生在中國的社會地位不如在歐美高
下一篇:為什么那么多人喜歡看行尸走肉_2
东京快乐8几分钟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