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友情鏈接
 
商界新聞 當前位置是:主頁 > 商界新聞 >

為什么鮮有女性的哲學家

2019-11-08 20:51:31

首先,女性哲學家是存在的,并且的確個數很少,知名度也完全比不上男性哲學家。同時,從知名度的角度上來看,女性哲學家在一般情況下理應比男性哲學家有著更高知名度,這就像是總統并不吸引眼球,但是女性總統就非常吸引眼球那樣。但是即便有這樣的效應存在,而女性哲學家依然很少出現在公眾的視野內,那這就只能說明女性哲學家無論是從水平上還是從數量上,都比不上男性哲學家。而這種現象并不是單純出現在哲學領域,科學家、數學家似乎都是這樣。當然我們似乎還能列舉出一兩個大眾熟悉的女性科學家的名字,而這并不能反映女性在科學和哲學兩個領域內的區別,相反,這似乎更能反映科學工作者和哲學家在數量上的區別。所以我們的問題是,在研究領域內,男女的差異在哪里?不過,在考慮這個問題之前,我們似乎忽略了一點,就是哲學家這個概念并不是一個現代的概念。在現在,我們可以問,如果同樣崗位的男性的薪酬水平高于女性的,那么是否存在歧視,或者,是否存在背后的原因,比如說,因為生育和持家導致處理工作相關問題以及充電時間減少,進而體現為能力比不上同年齡階段的男性。哲學家不同,哲學家不是一個當代的概念,從古代開始就有哲學家,就有數學家,就有科學家。當我們在統計數量的時候,不可避免地會遇到一個問題:女性解放并不是自古就有的,因此,當我們在說哲學家的時候,很多時候是在說一個男女不平等的社會中的哲學家,比如說希臘的SPA三巨頭,比如說中世紀的那些神學家。我們不能說這些人不是哲學家,但是討論這些人所處的社會中為什么沒有誕生出女性哲學家是一個沒有太大意義的話題——我們都知道為什么。但是如果我們把目光放到近現代,我們會發現,最近的哲學家,雖然從數量上沒有下降,但是從質量上來說卻似乎比不上古代了。當然未必是真的質量下降,比如說,流行音樂并不是因為80年代就更好所以經典的音樂人更多,而是因為那個時候音樂人少,進而大家的目光集中,所以才造就了經典,放到現在,大眾的注意力被不同的人分散,進而也就很難形成一個特別具有時代意義的經典(比如鄧麗君)。當然,現代哲學本身也有一定的傳播障礙(任何學術研究都不會是最尖端的最出名,而總要過個幾十年才會在大眾中散開)。因此,即便是現在,當我們提到某個學術領域中的「大家」的時候,大多數人會更加傾向于僅僅提到唯一的一兩個杰出的人,更多的情況下是想到那些古人們。說起近現代哲學家,大多數人不知道卡爾納譜、蒯因、克里普克、弗雷格,那就更不用說蘇珊·哈克和安斯康貝了(當然她們的學術排名也的確更為靠后一些)。在考察著名學者性別比例失調的成因的時候,首先可以參考一個《經濟學人》的數據:全世界三分之二的成年文盲是女性,只有三分之一是男性。但是,這并不能夠得到我們需要的結論,因為還有另一個事實:在大多數發達國家的精英學校內,以及一些普通的公立大學中,「女性輕松地獲取了更大比例的、受人敬重的學位」。如果分析性別差異的成因,我們會發現這和生產模式是有很大關聯的,采礦、航海、冶金、捕獵等行為,因為體力要求較高,所以不適合女性從事,這是不可避免的事實,就像奧運會中,同等水平的男女運動員的成績往往都是男性優于女性那樣。而性別歧視的非必要性,體現在現在社會中機器力量大量取代身體力量。因此,按理說,也僅僅是按理說,當代社會中男性比起女性應該沒有以往那樣的優勢,甚至,根本沒有優勢。純粹的學術研究就更是如此,沒有理由認為女性在研究能力上比不上男性,所以如果男性的薪酬水平優于女性,或者男性的成就比女性要高,那么就必然是社會故有的成見所導致的。然而這是一個錯誤的結論。不可忽略的一點是,女性本身「背負」著生育的「責任」,而這會影響很多方面的東西,比如說,在事業突飛猛進的時期因為生育而停滯,在準備考研或者讀博的時候因為生育而放棄等等等等。當然,女性有權利選擇不結婚和不生育,甚至有激進的女權主義者認為,只要女性的懷孕本身是非預期的,就隨時有權利中止妊娠,因為懷孕阻礙了女性的事業發展,干擾了她們的正常生活。且不論這種激進的觀點是否合理,但是不可否認生育對于女性的重大影響,以及,在統計學意義上不可忽視的是:只有少部分的適齡女性會選擇不生育?;蛟S通過數據篩選我們會發現(此處僅為預測),同年齡段的男性與沒有結婚生育過的女性,在研究水平(或者說能力)以及待遇上基本相仿,但是由于前者的人數多于后者,所以在正態分布曲線中,前者更容易出現大幅度偏離平均水平的個體,相對地,后者由于基數少,進而較少會出現拔尖的人才。當然,如果兩者之間的待遇差別依然有一個不可忽略的差異的話,那么可能可以說明性別歧視的因素依然存在。至于為什么要強調「沒有結婚生育過」,這是因為生育對于女性來說是個件非常占用時間和經歷的過程。而越是尖端的研究,就越要求所謂的與時俱進,這就意味著,重返戰場的女性可能在研究能力上比不上同年齡段的男性,而前者恰好處于事業突飛猛進的過程中。這個推論可以由以下論據支持:在美國,女性初婚年齡在1956年停止下降而開始回升,從1957年起,嬰兒出生率也開始下降,到了1966年,出生率下降到了1933年的水平。同時,擁有碩士學歷的女性比例開始上升。當然,依據前面的信息,當前發達國家的女性獲得高等學府學位的比例并不低于男性,但想必生育依舊會影響女性的職業選擇。同時加上各方面的影響(比如說認知習慣上,教授一般來說不是女性),這些因素綜合起來會使得女性研究人員的人數會低于男性。進而,在尖端上會體現為男性總體占優。再加上「哲學家」的關注點往往就集中在過去而不是現在,這也就導致了女性哲學家少的可憐。

上一篇:為什么現在的生活中遇到復姓這樣少
下一篇:我們是在為用戶做產品還是在為自己做產品
东京快乐8几分钟开奖